輕鬆神遊,指尖美景。

在線旅遊的2020:洗牌重組、直播自救、跨界面敵


2020年12月23日03時30分 收藏 標記本文 鈦媒體APP鯤鵬計劃獲獎作者 萬象大會年度獲獎創作者,鈦媒體APP官方帳號圖片來源@視覺中國文 | 螳螂財經(ID:TF),作者 | 易不二受疫情影響,年上半年,人們對詩與遠方的向往,都被囿於客廳與廚房,使得整個OTA行業遭受訂單銳減的重創。從下半年開始,在國...

- 2020年12月23日03時30分
-

鈦媒體APP

鯤鵬計劃獲獎作者 萬象大會年度獲獎創作者,鈦媒體APP官方帳號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 | 螳螂財經(ID:TanglangFin),作者 | 易不二

受疫情影響,2020年上半年,人們對詩與遠方的向往,都被囿於客廳與廚房,使得整個OTA行業遭受訂單銳減的重創。

從下半年開始,在國內疫情控制向好與各OTA發力直播的自救措施之下,整個行業開始呈現複蘇趨勢。而在OTA們努力熬過至暗時刻的緩慢複蘇之際,不少社交平台憑借流量、內容優勢,趁疫情帶來的洗牌局勢下,紛紛發力酒旅門票業務,成為了在線旅遊業門口的“野蠻人”。

回顧整個2020年,在線旅遊業的疫情的陰霾還未散去,OTA們的基本盤已有人虎視眈眈。而這個幾乎被疫情重塑目的行業,究竟會何去何從?
至暗雖已過去,陰霾未曾散盡

2020年上半年,收入萎縮、業績虧損、破產倒閉,已經是OTA們不得不面對的常態。

易觀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中國在線旅遊市場交易規模為1529.7億元,同比大幅下降71.2%。其中,酒店業營業額共396億元,較上年同期的938億元下降58%。

反映在財報裏,我們可以看到,攜程、美團、同城藝龍、途牛等等OTA,在上半年一直深陷在業績下滑的危機。

作為OTA行業的老大,攜程首當其沖。2020年二季度,攜程實現營業收入31.59億元,同比下降63.65%;住宿預訂、交通票務、旅遊度假和商旅管理收入分別為13億元、12億元、1億元和1億元,同比降幅分別為63%、66%、88%和47%。

擁有本地生活優勢業務的美團,上半年其到店、酒店及旅遊業務收入同比下降21.6%至76.39億元;到店、酒店及旅遊業務的經營溢利同比下降31.2%至25.72億元。

業績一直承壓的途牛,遇上疫情更是雪上加霜。2014年-2019年期間,途牛的歸母淨虧損總計59.78億元。2020年二季度,業績遭疫情惡化的途牛,答卷是歸母淨虧損1.48億元。

業績下滑、虧損,還尚有挽救的餘地。還有一些OTA機構,已經永遠地倒在了疫情之下。

根據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發布的《2020年(上)中國在線旅遊市場數據報告》顯示,
2020上半年,OTA倒閉數量高達16家。

好在,疫情不會無限持續下去。

下半年,旅遊旺季的到來,加之政策利好等,國內旅遊市場得到進一步刺激,複蘇速度加快,在上半年至暗時刻洗牌期存活下來的企業,迎來了喘息的時刻。

在2020年第三季度,攜程、美團、同程藝龍、途牛、馬蜂窩等OTA,第三季度的業績都有不俗的表現。其中,攜程第三季度的營業為55億元人民幣,環比增長73%,淨利潤達16億元人民幣,實現疫情爆發以來的首季度盈利。

但這並不意味著,籠罩在OTA頭上的疫情陰霾已經悉數散盡。

各OTA的第三季度財報中,
都盯著“環比增長”這一關鍵詞說話,這就意味著,雖然走過了最艱難的時刻,但營收和利潤還是未能完全恢複元氣。比如途牛淨營收同比下滑85.5%……

畢竟,相比起其他消費行業,旅遊業的決策鏈條比較長,加之疫情一直反複,陰霾未曾散盡,對於走出了至暗時刻的OTA們來說,還需要做好一直打持久攻堅戰的准備。
他們走進了直播間?

若要分析一下OTA是如何熬過至暗時刻,除了大環境向好的外因,更離不開OTA們以直播手段力求自救的內因。

在電商直播大熱期間,在線旅遊行業也掀起了一股直播帶貨。其中,最為典型的就是總裁直播的攜程、商戶自播的飛豬與達人種草的馬蜂窩,這三家企業代表了PGC與UGC兩種不同的直播方向。

由於梁建章在直播中玩起了Cosplay,攜程的直播也最為出圈。此後,雖然攜程的直播已經常態化、常規化,但一直是以平台策劃主題的PGC內容為主導,帶貨的目的也更強。“產品都是直播預售的形式,可以事先鎖定優惠、後面再安排出行,如果你不安排出行也是可以完全沒有損失地退,所以這種產品特別適合在這個時間裏直播,而且可以很好地促進未來的消費。”

比起攜程的PGC直播方向,平台屬性更濃的飛豬是PGC與UGC兩手抓,同時,飛豬的直播也最具有電商特色。

在PGC內容方面,飛豬結合線下實景直播、專業主播講解、科普講座等多種形式,在疫情期間帶領用戶一起雲遊;在UGC內容方面,借助淘寶直播的資源,飛豬商家可以選擇自播或者與淘寶主播合作進行旅行路線種草或者直接帶貨。

一直靠內容在旅遊市場站穩腳跟的馬蜂窩,其直播也是以達人種草的UGC內容為主,通過聯合旅行達人、景區及商家,借助直播手段向用戶展示“雲旅遊”的玩樂體驗。對於此前以圖文、短視頻為主的內容形式,直播對於馬蜂窩來說不失為觸達用戶的一個新渠道。

從市場表現來看,截止12月中旬,攜程直播矩陣GMV累計超過24億元,觀看人數超過1.7億人次;飛豬有八成的內容都是來自商家自播,而直播馬蜂窩上有97%的核心商家已經開通或打算開通旅遊直播。

也就是說,直播在一定程度上帶動了旅遊行業的複蘇,未來,隨著直播的愈發成熟,或將成為行業標配。

但行業標配,卻不意味著OTA能夠像電商行業一樣,能夠靠著這一方式,實現逆襲飛躍。

主要是因為直播+旅遊的搭配,天然有兩點不和諧的因素。

首先,相較於沖動消費更強的電商直播,旅遊屬於計劃消費,客單價高、決策鏈條長,很難通過直播讓用戶沖動下單。

雖然很多人都向往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也許有一些人還做過了這樣的事,但在大多數人的生活中,從決定旅行到實際出發,都會經過一定的時間周期。畢竟,目的地選擇、路線規劃、時間安排、天氣影響、突發事件這些都會成為影響出門旅遊的因素。

目前來看,只有攜程隨時可退的預售制帶貨模式,相對能夠在一定程度減少用戶的決策鏈條。而其他如馬蜂窩,是以風格迥異的旅遊主播,靠各種旅遊知識或才藝吸引粉絲圍觀,只觸達到種草這一環。

但即便是直播相對比較出圈的攜程,其帶貨模式對於一些中小型企業來說,並不具備可複制性。

品橙旅遊創始王琢在接受經濟觀察報采訪時就有觀點表示,“梁建章可以靠個人的IP和魅力直播帶貨,但對於很多中小型的旅遊企業來說,可能很難複制梁建章這種模式。此外,這些中小型企業想在平台的公共流量池裏累積屬於自己的私域流量池,甚至實現轉化,太難了。”

在這種情況下,直播或許是巨頭的武器,卻難以成為行業的動力。

其次,直播的最大優勢在於價格,而旅遊產品屬於“一分價錢一分貨”的體驗式消費,這必然存在商家賺錢與用戶體驗如何做好平衡的難題。

直播商品能以低價出售的基本邏輯,是依靠主播的影響力與議價能力,憑借高流量實現“薄利多銷”。但旅遊直播本來就看得人多,買的人少,而且有影響力的主播坑位費和傭金比例就會很高,品牌很難再從中賺錢。

根據經濟觀察報的調查,旅遊企業合夥人晁夕就表示,“從生意人的角度來看,
旅遊+直播沒有盈利模式,玩玩就好了,靠這個賺錢目前看不到希望。”

當然,直播間也有賣爆了的旅遊產品,只是體驗是否如實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比如最近,主播“高火火”直播間的一款299元的旅遊卡就賣爆了。主播聲稱旅遊卡是“6天5晚雲南雙人遊,高端純玩團,全程無購物,奔馳接送,上100萬元保險”。

但實際上呢?有網友稱,自己購買了這款旅遊卡後,在參團遊玩過程中發現,完全是一個單純的購物團,並且要求從早到晚地購物。目前,該主播因涉嫌虛假宣傳欺騙消費者,相關執法部門已經介入調查。

有業內人士表示:“疫情期間情況特殊,所以很多旅遊產品的價格非常低,但這只是階段性現象。隨著行業回暖,旅遊產品價格也會恢複正常,
哪家平台擁有深厚紮實的供應鏈把控能力,哪家平台才能獲得價格有優勢的產品。直播的價格優勢,本質上取決於OTA的供應鏈優勢。”

綜合來說,疫情期間,OTA的直播急救措施,確實發揮了對必要的“救急”作用。畢竟,無論直播的實際銷售額是多少,總比顆粒無收要好。同時,直播的內容也會無形中增加了消費者的粘性,對以後選購旅遊產品或會產生影響。

但直播與旅遊還存在的不和諧屬性,或很難成為持續拉動業績增長的動力。也就是說,
直播是OTA自救的必要措施,但能不能成為盤活業績的有力手段,就要看各家OTA對供應鏈的深耕程度了。跨界而來的“打劫者”

直播與OTA還存在需要磨合的屬性,但對於抖音、快手、小紅書等有直播優勢、有流量規模的社交平台來說,趁旅遊行業洗牌之際跨界牽手旅遊業,做起了OTA的業務,似乎顯得順理成章。

比如抖音。

此前,在獲客成本不斷高攀的情況下,美團、攜程等OTA們都有選擇和抖音、小紅書等流量平台合作,通過外鏈的方式引入流量。即,點擊抖音商家的鏈接,跳轉到對應的美團、攜程等小程序上。

目前,抖音在商家的個人主頁中新增了“門票預定”“酒店預定”功能,無需跳出就可完成消費閉環。

從外鏈跳轉到第三方,到內鏈閉環在自己的APP上完成購買,抖音已經完成了進入旅遊領域的第一步,日後,抖音對旅遊的觸手探得有多深,就看具體的業務需求了。

除了抖音的布局,小紅書與小豬短租正式達成合作,民宿預訂入口背後擁有超2000家優質品牌民宿;快手的“本地生活”功能中,也出現了“周邊遊”細分版塊,對旅遊業務的野心昭然若揭。

流量平台“跨界打劫”,是有一定的底氣的。

比達咨詢發布的《2020上半年度中國旅遊行業分析報告》顯示,2020上半年度,生活方式社區小紅書是用戶最常使用的旅遊出行決策平台,有63.7%用戶使用;其次是抖音,有56.5%的用戶使用。

也就是說,疫情陰霾還未散盡,直播自救成效難顯的OTA們,猝不及防就要應付跨界而來的“打劫者”,而這些“打劫者”還已經收獲了龐大的用戶根基。

不過,就現狀來說,流量平台很難一下子就直接深入OTA們的腹地,畢竟像攜程之類的老牌OTA在行業耕耘了幾十年,構建的品牌影響力與行業壁壘,一時之間還難以撼動。

比如在線機票預訂市場,易觀分析師有觀點表示:“OTA老玩家憑借流量優勢、穩定的後台服務器系統技術、用戶保障體系等支撐,在資源、技術、服務端已築起護城河壁壘,行業准入標准提高,新玩家依靠流量、價格模式無法輕易突破。”

只是OTA們也無法掉以輕心,誰都無法保證流量平台的逐步滲透,有一天不會直接切進了腹地。尤其是以UGC內容為主的馬蜂窩,被同樣有內容強項的抖音、小紅書取代並不是沒有可能。

總的來說,一場疫情讓在線旅遊行業幾近死去活來,並助推OTA進入全面重塑的洗牌階段,有中小企業在洗牌中出局,但也有跨界而來的新玩家虎視眈眈。

隨著疫情的好轉與OTA們的直播自救,整個行業逐漸恢複元氣。
但直播這一手段,對於OTA們來說目前還很難推動大盤重回活力,對於流量平台來說,卻是一把能夠切入旅遊領域的利器。

這種情況下,面對手持流量而來的跨界競爭者,OTA最終迎來的是勝利的曙光,還是陷入新的困境,一切都還未有定論。

2020年已經接近尾聲,但OTA的行業格局,還在繼續競爭中不斷演變。未來究竟如何,或要等疫情徹底退散後,才有最終答案。

參考資料:

品橙旅遊:《流量平台深入旅遊腹地,OTA慌了》

新熵:《旅遊直播,OTA救星?》

藍鯨財經:《OTA行業逐漸複蘇,“旅遊+直播”成標配,下沉市場潛力凸顯》

經濟觀察報:《旅遊企業被“逼”進直播間:花樣百出,錢在哪裏?》

中國經濟網;《旅遊直播是否會曇花一現?》


延伸閱讀

甘肅又一景點走紅,是天水八景之首,是甘肅旅遊必去

西安旅遊必去的六大景點

恭喜!六安這個村晉升為國家3A級旅遊景區,快來看

組圖|冬日送溫暖 三亞旅遊景區在行動

春節旅遊去福建,資深旅遊達人推薦的精品旅遊景區,


熱門內容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